第429章 哥又建功了啊!

后人提及古代,汉唐天然是让人神往不已;而北宋却是让人目眩神迷之余,不胜唏嘘。那个艳丽的年代,文章诗词让人眼花缭乱。许多人名在后世仍旧熠熠生辉,比如说苏轼。但有不少人的姓名在后世却被人厌弃,比如说赵佶,比如说王诜。提及神宗就无法避开王诜。作为神宗的妹夫,王诜完全便是浪荡子的形象,乃至敢和小妾在赵浅予的病榻前寻欢作乐。这等无耻之辈天然会青史留‘名’,却是恶名。沈安听到王诜这个姓名时楞了一下,然后就对了一下年岁,正好和赵浅予般配,所以那狰狞就讳饰不住了。王诜被赵仲鍼打破了嘴角,此时看着嘴歪眼斜的很是好笑。“某要见官家。”那个年轻人缓过气来了,说道:“某王俭,太原王家子。”他看了沈安一眼,说道:“前日某在酒楼喝酒,和苏轼有口角,苏轼出手打伤了某的兄弟,今天某来寻他的倒霉,却被此人打伤,此事定然不能善了了。王家祖辈为大宋流血建功,不能受辱。”他在那里慷慨激昂的呼叫,折克行近前低声道:“安北兄,小弟想起来了,这太原王家便是王全斌的王家。王全斌乃开国武将,性格残酷,王家接连至此,已然脱了武人身份,成了文人……富有人家。”“开国武将?”沈安指着王诜说道:“这是开国武将的后代?”王诜挺胸道:“王家祖上为大宋名将。”沈安蹙眉道;“武将的后人,不说是家学广博吧,可身体坚实是必定的。可看你长得和鹌鹑似的,一拳就被撂倒了,这是哪家的家学?并且你们从前一人拽住苏轼,一人着手,这手法卑鄙下作,却是文人之耻……某再问一句,你是哪个王家?”王诜面色涨红,喝道:“君子动口不着手,彼辈小人……”“你说谁是小人?”赵仲鍼冷着脸上前,王诜才想起这位是宗室子,可他却梗着脖子道:“你刚才狙击。”沈安淡淡的道:“仲鍼。”赵仲鍼看过来,沈安说道:“他人都邀你单挑,你但是不敢吗?”在原先的历史上,赵仲鍼是王诜的大舅子,后来妹妹早逝后,把王诜咬牙切齿。现在有时机毒打王诜一顿,沈安觉得不能错失。赵仲鍼闻言允许赞道:“是,若是不愿着手,今后谁都能说郡王府是小人的地盘……”郡王府?宗室子多了去,可郡王府却不多,所以王诜心中一惊,就想说话。“打!”赵仲鍼仅仅简略的一个打字,就算是提示过了,然后冲过去便是一顿爆捶。沈安站在边上指点着,“左勾拳……踹他,不要脸,居然抱住了仲鍼……膝盖顶他的家伙事……”一顿毒打后,王诜倒在地上惨叫着,沈安对身边呆若木鸡的侍卫说道:“他先说了要单挑,仲鍼仅仅应他之请,稍后谁敢胡说,便是某的仇敌。”“咱们走!”沈安带着人大模大样的走了,宫中的司马光不出意料的弹劾了他。“陛下,沈安带着人在皇城外围殴……不,是和人打斗。”司马光蹙眉道:“百官均有目击,臣见其手法狠辣也就算了,居然还带着汝南郡王府的赵仲鍼和王安石的儿子一同……”官家,这人把赵仲鍼和王雱都带坏了啊!“又打架了?去问问。”有人出去问询,稍后回来说道:“陛下,今天乃是制科考试的日子,有人阻拦考生,沈安和那些人发生了抵触……仅仅皮肉伤。”赵祯叹气一声,问道:“打赢了?”内侍说道:“官家英明,明见万里,沈安打赢了。”赵祯唏嘘道;“朕英明个什么。沈安练习不辍,那折克行更是个凶狠的,那些……和他们嬉闹的是谁?”“是太原王家人,便是王全斌的后代。”姓王的多了去,赵祯天然没工夫一家家的去记取,所以直接提祖辈完事。赵祯想了想,才想起王全斌是谁。“开国时的那个王全斌?”“是。”赵祯抚须道:“王家……此事沈安却是做过了,不过那人居然想阻拦苏轼进宫,此事……”他想说差不多就算了,可司马光却板着脸道:“陛下,众目睽睽之下,此事却不能怂恿了。不然人人仿效,何其不胜!”这次但是百官都看到了,若是不严惩,下一次他人是不是也能跟着干。这话顶的赵祯无话可说。韩琦很赏识这等硬顶官家的行事风格,就出班说道:“陛下,前次您说过……赏罚分明才是兴隆之道啊!”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,赵祯不自在的道:“如此……”……王俭坐在大门边上,有人递来毛巾,他骂道:“擦洁净了好让那人脱罪吗?”他就这么顶着张肿胀的脸等候着。王诜在边上眨着眼睛问道:“此事官家可会管?”王俭说道:“那么多人看到了,官家当然会管。”这是知识。王诜喜道:“那最好把那个宗室子给赶出京城去……”两人说了一阵,就见里边来了个内侍。王俭扶着墙困难站起来,王诜也跟着照做,两人摆出惨痛的容貌,等候音讯。内侍板着脸道:“官家令某去召了沈安来,稍后就有处置,你等不行借机捣乱。”王诜欢欣的道:“要处置他们了?”内侍点允许,王诜诚实的道:“官家英明。”这内侍点允许,“谁说不是呢!某去了。”内侍去了,王诜和族兄就去边上的小摊休憩等音讯,顺带弄点吃的。“贵人往别处去吧,小人今天不做了。”接连换了三家,仍旧是这话。王诜大怒,骂道:“贱人也敢如此吗?”小贩们冷冷的看着他们,这时就听到马蹄声传来。“急报!”“闪开闪开!”侍卫们在狂呼着,路中心的人都纷繁往两头跑。两骑疾驰而来,然后在门口验证了身份,就被人迎了进去。这一下打断了王诜的愤恨,他问道:“这是那里的急报?”边上有人说道:“他们是从后边绕过来的,就三个方向,东南北。”稍后里边有人喊道:“没藏讹庞死了!”王诜呸了一口说道:“没藏讹庞……好像是西夏的那个权臣?他死就死了,急报什么?”……殿内,司马光在数落着沈安过往的劣迹斑斑。“……最初他着手殴伤御史便是先兆,此人……”“且等等。”欧阳修成为了参政,每日都得来这儿。他眨巴着老眼看了司马光一眼,说道:“沈安那少年是有些差错,可少年人激动行事便是赋性,若是他安守本分,只知道干事,那些劳绩怎样处置?”赵祯轻轻允许。他不是偏袒沈安,仅仅觉得沈安建功太多,只需做的不过火,那就功过相抵了,好歹也心安。可司马光却板着脸道:“功是功,过是过,功过不分便是祸乱之源,前次陛下也是因功放了他……可此次他有何劳绩?”他看看左右,欧阳修为之语塞,韩琦轻轻允许,眼中多了赏识之色。司马光俯首道:“陛下,此事当严惩……”“陛下,陛下!”他正在做最终的陈词,外面却有人等不及通报在叫喊着,听着是枢密使张昇的的声响。“陛下,没藏讹庞死了!他死了!”卧槽!刚显露笑脸的韩琦呆若木鸡。刚说沈安这次没劳绩抵扣罪过的司马光傻眼了……没藏讹庞居然死了?赵祯急迫的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张昇冲了进来,顾不得行礼,说道:“陛下,刚来的音讯,没藏讹庞死了。”没藏讹庞死了,原先趁机进攻西夏的计划就完全幻灭了。赵祯看了司马光一眼,心中绝望之余,不由得说道:“沈安建功了。”韩琦喃喃的道:“那事不成了,李谅祚……但是李谅祚杀了没藏讹庞?”张昇允许道:“李谅祚和表嫂梁氏勾搭成奸,被没藏讹庞发现。没藏讹庞想着手,谁曾想梁氏居然把音讯告知了李谅祚,李谅祚先下手为强……”“居然……居然真是勾搭成奸了?”这事……大伙儿都想起了沈安其时的估测,不由敬服的心悦诚服。赵祯想起了沈安其时的估测,不由赞道:“沈安其时就说李谅祚或许和梁氏有勾通,现在公然。这等于细微处寻痕迹的本事可贵,可贵啊!”韩琦总觉得不对劲,就问道:“那没藏讹庞乃是枭雄,为何这般容易被杀了?”张昇一时间语塞,欧阳修急匆匆的问道:“信使可来了?”“来了来了!”信使被呼唤进来,世人刻不容缓的喝问状况。“……李谅祚和表嫂梁氏偷情,事败后,没藏讹庞父子预备着手,梁氏入宫通风报信,李谅祚召没藏讹庞入宫议事,令大将漫咩杀了没藏讹庞父子……”“好狠的李谅祚!好个处变不惊的李谅祚!”曾公亮的声响中带着忌惮,忧虑那位少年李谅祚会成为大宋的费事。……榜首更送上,求月票。

Author: admin